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2-26

文|李星

关于区块链及炒币是否该大举介入的辩论在创投圈激励展开,正方笃定区块链技术的革新意义,是新圈子中的“老人”,他们带着对没有进场的人思维out的优越感,除陈伟星外,还有行动派薛蛮子、徐小平、蔡文胜;反方痛斥币圈割韭菜的太多、韭菜不够用了,持谨慎观望的传统VC不仅有朱啸虎、还有邵亦波、张颖、杨守彬等。为了显示对区块链的了解,摆在吃瓜群众面前的似乎没有办法折中站队了。

与去年性感的AI一样,晦涩难懂的区块链有着让人钻研和秀智商的欲望;不明觉厉的高深技术,透着理想主义的革命气质,而区别是,有人在炒币中狠狠地发了笔财,传统实业来钱慢、生意难做,现在轮到区块链打鸡血了,还不赶紧上车。

一些闷声发财的圈内人士并不希望这样的局面打开,一旦新事物推向全民关注的关口,意味着大批散户进场,“政治追求多数人的民主,经济则追求少数人致富”,当区块链碾压其他热点事件,也是其机会红利消停、开始走下坡路的时候。

(左图为微信指数、右图为百度指数,区块链热度三个月来盖过人工智能)

区块链还能火多久?与屡屡被领导人提及并写入国家发展战略的“人工智能”相比,政策法规始终是一柄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有关部门正在“研究”之中,而在监管处于介入前的野蛮生长空窗期可能随时中止。这场区块链狂欢盛宴中,如果指责批判带来不了任何新的机会,还不如换个角度从to C端、to B端来看,有没有介入的可能性。

2C端,割韭菜只会愈演愈烈,风险也越来越大

虽说从2008年“创世块”问世到今年正好十年,与其他移动互联网风口不一样的是,区块链是在行业知识尚需要启蒙的情况下“早熟”的,市面上面向小白的傻瓜式应用基本为零。

去年能调动激情的是囤比特币,坐等升值,如今比特币价值在1万美金左右的高价位,“挖矿”的成本也越来越高,尽管比特币由于只有2100万个,还有升值的空间,已注定是有钱人的游戏。

去年9月4日针对ICO的政策出台之后,外界以为ICO要凉了,没有想到一部分转战境外交易所,一部分改头换面包装成为区块链项目大行其道,而一些“伪区块链项目”面向C端的应用就是“发币”。而在春节期间火爆的各种区块链培训,让“韭菜”产生了“和尚摸得,我怎么就摸不得”般的醒悟,市面上的“空气币”有增无减。根据Tokendata的数据统计,去年进行的ICO项目中有46%的项目融资失败或跑路。

在区块链火之前99.9%的微信群基本没有很好的活跃度,而区块链拯救了鸡肋般的微信群。目前运作最为成功“3点钟”主社群聚集了大批名人、大咖,以对区块链讨论的深度和广度而知名,不过,“3点钟”也面临着是否向商业化、收费运营方式转变的尴尬局面。

据阿星了解,3点钟社群的IP之所以全网引爆,是由微商操盘团队运作起来,进而把微商在朋友圈中晒账户余额、晒豪车豪宅等“打法”全面接收。“3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初始群群主玉红在2月21日发表声明,市面上有不少冠以3点钟微信群已经严重背离了初衷;并称任何收费行为与初始群无任何关联。

(3点钟社群的声明)

在收费区块链社群之中,讨论主题是如何炒币、代投和ICO;声明的出现意味着3点钟社群裂变进入“失控”状况,主群只能提前划清界限以防范未然的风险。据了解,3点钟社群试图摆脱微商团队选择由传媒公司在各北上广等地做线下活动,以相对稳妥方式来做IP。笔者在朋友圈中已经能够看到各种收费区块链社群兴起,看来这些3点钟社群很难刹车了。

适合创业的To B类区块链业务,慢热但商业价值更大

上述To C端区块链业务如发代币众筹、搞收费社群不太适合脸皮薄、怕挨骂的人参与,曾鸣教授也说大约相当于互联网的1990年,要等到基础设施完善、应用百花齐放还需要几年的磨砺,正如在互联网时代到来之前,主要是卖硬件、软件以及技术开发商盈利一样。

区块链有着从信息互联网向价值互联网过渡、超越短期功利的社会意义,而价值资产多元化、证券化的确能解决互联网世界存在的痛点,比如文字、音乐、影视等内容版权收费问题,企业融资通道狭窄等问题等,而这需要在泡沫之中真正有“企业家”创业精神的参与。

当所有人都去淘金时,针对淘金人卖水业务会先繁荣起来。除挖矿、炒币、社群以外,目前区块链风口中暴富矿机业务和交易所业务均属于B端业务,比特大陆2017年营业利润超30亿美元;币安(Binance)交易所创始人赵长鹏在一年之内成为华人数字币首富,这意味着这些业务也进入到垄断化,后进者很难做到比他们更好。

(左图为矿机公司比特大陆报道,右图为币安交易所报道)

刚刚过完年着急找点事做、以及投资偏好相当谨慎的朋友,不烦关注区块链创业的企业服务端,或许能够有一些新的眉目。以下是阿星的一些行业观察,并不全面和系统。

1.区块链白皮书撰写、内容运营人才奇缺

就我个人理解,to B业务要么是赚项目的钱,要么是赚老板的钱,企业的文案、新媒体运营、市场等成本类岗位就属于后者。

目前区块链撰稿水平普遍不尽人意,领导要上线产品,发现底下的人懂的不会写,能写的不懂,只能老板亲自上阵、有的高薪请人捉刀完成;根据拉勾和boss直聘的招聘信息显示,区块链编辑和记者岗位的年薪待遇已经涨到20万左右,但还是找不到满意的人,所以阿星建议刚毕业大学生尤其是文科生还是要多关注区块链,硬着头皮看,争取对行业有所了解。

2.区块链细分媒体自媒体,瓜分意见和注意力市场

判断一个行业火不火有一个重要标志是有没有相应细分垂直媒体出现。区块链及Token项目需要有媒体、名人的背书以聚集起忠诚度高的种子用户,国内的区块链项目基本在摸着石头过河状态,对于媒体及社群高度依赖。

国内最早做区块链和比特币社区的媒体是巴比特社区,目前比较知名的区块链媒体有钛媒体旗下的链得得、金色财经等,此外还有一些垂直的区块链自媒体,以及具备原创能力的KOL在做付费社群(主要以知识星球为主)、项目推介上有着不可小觑的变现能力。

据阿星了解,目前在北京、上海等地一些区块链自媒体联盟已经出现。

3.专注于区块链投资天使、VC及母基金

区块链项目火爆的根本原因在于互联网公司融资渠道和生存空间日益狭窄,可发行加密数字货币的区块链项目成为救命稻草,而如何发币、如何做项目估值、如何做融资都离不开专业投资人及机构的指导,对于投资机构来说,行业有适当的“泡沫”才有更多热钱涌入、资金的流动性及退出的效率也会大大递增,据了解2017年年投资加密货币对冲基金回报率竟高达1477.85%。

早期天使投资人主要是项目预判和鉴别能力,目前市面上鱼目混珠,投中是小概念,更适合真正懂行的专家参与,而目前市面上的VC机构大多是以TMT为主,很少有专注于区块链项目的垂直基金出现;而垂直VC在尽调及决策上命中率无疑更准,并且也能给区块链创业者更好的投后管理和服务,实际上类似于区块链项目的孵化工场,只要能够最终跑出的一两个项目就能打回损失,掌握王牌。而在春节之后,一些专注于孵化区块链基金的母基金(FOF)也开始出现。

现在的投资机构也更倾向投To B类项目,烧钱少、盈利模式更清晰、技术含量较高,以现在估值最高的以太坊为例,就是为开发者提供应用开发平台的底层公有链项目,具有很强to B属性。

以上3类to B类模式只是提供一些看待区块链机会上的启示,相信绝不限于此,主要是还是为区块链创业者、爱好者、开发者们提供一些资讯、资源、资本上的辅助,能否最大实现盈利依然取决于对区块链行业规模的把握和既有实力。

尾声

当前区块链的热度还停留在表层,由于缺乏落地到一些垂直行业的抓手,相应的并行交易量、用户数据安全及账户隐私、应用者开发接口及操作系统等技术瓶颈还有待克服,导致了区块链的创业机会实际上相当狭窄,在C端模式法律风险成本高、并呈现出红海状态下,当前主要的突破机会还是在看得见、摸得着的to B端服务和产品落地上。

作者:靠谱的阿星(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靠谱汇创始人、科技媒体专栏作家,CMO训练营认证导师,获2017年钛媒体年度作者最具人气奖,个人微信即QQ号:1598145405,欢迎交流

2017-06-26

互联网把人类文明的两大标志——文字和货币“比特化”,但仍然版权不明、攻击,信息交流和财富流通仍然严重依靠于中心化组织,例如其中的授信和征信服务。

区块链(Blockchain)的底层逻辑是以共同竞争记账方式存储信息,每一页加密账本相当于“区块”,而交易审核结果盖上了不可篡改时间戳,遍布存储于整个网络。这种“分布式总账技术”带来了权益归属陌生人的互信资产自由交易带来了曙光。

作为比特币底层技术的区块链,为何能成为金融科技的最大热门?截止618日,1个比特币约合18750元人民币,全球数字资产总市值已经超过了1100亿美元,数字资产种类达到4321种,市值1亿美元的数字货币就有40多种;那么,币与币之间、链与链之间、数字币种与法币之间、物理资产与比特资产之间的自由流通成为巨大的痛点,如何才能搭建起资产从原子世界跃迁到比特世界的桥梁呢?与区块链同样炙手可热人工智能AI),二者结合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本文试做解

一、区块链产业如火如荼,国内创业者“比较优势”凸显

区块链是由中本聪在2008年发表奠定性论文《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电子现金系统》提出,而比特币正是中本聪创立的用来奖励参与者竞争记账的酬劳,主要是通过“工作量证明”Proof Of Work, POW)来“挖矿”并得到奖金。而“挖矿”是一个比拼共识算法能力的过程,需要投入巨大的能源消耗,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全球四大比特币“矿池”主要是集中在中国西南以及内蒙古地区。

在公有链任何节点都是开放的,每个人都可以参与区块链中的计算,都可以下载获得完整区块链数据(全部账本),随着区块链自身的安全级别提升,在私有链之中很多节点都有访问权限只有特定被许可的节点才能被公开访问

智能合约出现是要解决把法币协议转化为比特世界中的协议问题,智能合约能够加速现实货币在区块链之中成为“可编程货币”, 而如何使法币与数字货币连接,进而联通原子世界和比特世界,促进资产在两个世界间的交互和应用?就需要“比原链”来解决了

比原链由国内区块链行业最大的开发者社区巴比特打造。与其他的单一资产区块链相比,“比原链”的区块链交互协议更适合多元比特资产比如数字货币、收益权、非上市股权、债权等基于智能合约进行复杂性交互操作。

中国在金融科技上的投资额度世界第一,区块链是与移动支付、保险等并列的赛道,BAT在近两年纷纷布局区块链,百度与Circle(跨境支付)达成战略合作、阿里与以太坊合作开发金融云、腾讯旗下的微众银行基于腾讯云做联盟链云服务等。截至20174月底,全球总共455家区块链公司累计融资额为19.47亿美元,国内的区块链创业者融资公司就61家。

此外,火币网、OKCoin币行、Coinbase等交易所盘活了世界上绝大多数比特币资源。币圈、链圈、金融圈等产业链创业者逐渐巴比特社区聚集,不过,区块链的发展阶段类似于上个世纪90年代互联网行业,各个领域的应用场景亟需爆发,但首要前提资产能流

二、资产在比原链上自由交互,为什么更有效率?

人们资产分布在原子(Atom)世界和比特(Byte)世界,前者主要是传统物理世界对应物的权证、权益、股息、债券、情报资讯、预测信息等;后者主要是运行在区块链之上的比特币、以太币以及各种公有链、联盟链代币。而物理世界中的收益权、股权、债权、证券化资产等迁移至区块链账本,是金融科技大势。

与其他区块链功能不同,比原链不仅要实现币圈或者链圈之中的流通,还要帮助传统金融机构、投资机构等原子资产比特化,从而打通币圈、链圈、金融圈的樊篱。不过,比原链在构建一个多元化资产的登记、流通的去中心化公有链平台必须解决如下问题

1. 如何通过区块链技术,让比特资产实现原子资产的不可复制性?

2. 如何建立原子资产与比特资产的映射关系, 并解决合规性问题?

3. 如何打破原子世界与比特世界的鸿沟,促进资产在链上链下的高效流通?

比原链的创新之处在于把数据交易及传输层兼容比特币的UTXO(未花费的交易输出)模型,实现匿名控制和高速并发;按照确定路径规则、币种、账户、找零、地址索引的通用地址格式进行设计,避免同一私钥多次签名,支持涉及公钥的国密标准,并通过ODIN标识开放索引命名标准,支持扩展多级标识引入其他更多的区块链。

在比原链平台,开发者和投资人在使用PCWEB、移动端以及编程接口,调用合约进行资产登记、撤销、交易和分红;而无论是创世合约还是普通合约都经过严格的审核,并引入了法律风控和第三方审计监督项目的财务运作;而账本及传输层支持独立跨链交易,使用私有链、联盟链、公有链等跨链资产交易及分红。

区块链交易平台以其信息公开透明性、智能合约智能化执行和监管、信息不可篡改或伪造等优势,能够极大地简化现有金融的手续,提升金融的效率,能在众多的金融应用场景之中落地。

场景1目前收益权众筹中,投资人可以查看众筹资产的公开透明账本,在资产发行时内置智能合约以便专款专用,如果项目没有达到预定目标资金,智能合约会把投资款自动退回到支持者账户,极大简化股权众筹平台的风控、第三方背书、投后管理流程。

场景2非上市公司的管理股权、期权等协议的生成、转让、授予、审批、签署等可以通过智能合约自动执行,所有股东信息在区块链上公示确权,股东可在线私钥的签名完成股东大会投票,降低股权管理成本和流通成本。

场景3在资产证券化(ABS)中以往传统证券化资产的发行须先找到券商并签订募集合同,完全繁琐的申报流程之后才能寻求投资者认购。而在区块链之中的,只要人把资产分割成“货币”就能通过智能合约交易。

巴比特创始人长铗把比原链视之为专注资产领域的“钉锤”,而非应用于多种场景的“瑞士军刀”,未来投资人可坐在咖啡馆里通过比原链钱包来实现资产的认购和转让。

三、人工智能是移动互联网下一幕,公有链平台能为AI带来什么

区块链与人工智能被认为改变整个互联网底层发展逻辑的两大技术力量,人工智能需海量大数据作为机器人深度学习的“饲料”,并以不同领域的大数据来“训练”相应人工智能。但掌握大数据的互联网公司把自家的大数据资源视为核心资产开放程度并不够想让数据彻底商品化、社会化就必须在区块链基础

天生具有协调合作精神的区块链,尤其是“公有链”的数据运行是公开、不可篡改、可溯源、跨国际、去中心化的特点,能为人工智能数据社会化带来契机,人工智能可以公有链之中进行大数据“孵化”;不同互联网公司依照自身的需求在区块链的“智能合约”来运行其人工智能,可以让人工智能创建动机更为清晰可控。

无论是在人工智能领域还是在区块链、比特币挖掘之中,都计算即权力”的第一规律,算力受硬件工具和核心算法机制两方面制约,在硬件工具上,正是由于GPUGraphics Processing Units,图形处理器)的众核体系集成了数千个流处理器,才大大缩短了计算的时间,而大规模GPU并行架构逐步也使得互联网公司能以极速处理PB级的大数据。

同样依赖于底层的芯片的区块链在CPU 时代, 比特币矿工用台式机用来挖矿。随着FPGA(现场可编程门阵列)、ASIC (专用集成电路)矿机的面世,算力级别大幅提升、计算时间缩小

区块链中占主流的工作量证明机制(POW)被诟病“哈希”计算应用范围窄,造成了极大矿机的闲置与能源浪费;比原链在挖矿的哈希过程中引入矩阵运算与卷积运算, 使得矿机对人工智能ASIC更友好。区块链中矿机市场繁荣,刺激人工智能公司对ASIC 芯片的供应链,被淘汰或闲置的“矿机”也可应用于AI加速。

结语:

区块链虽然“烧脑”,但并没有影响开发者的探索激情。这不只是比特币的利益诉求,还是真正回归“价值的互联网”自由、开放、协作的渴望。正如数字经济之父唐·塔普斯科特把区块链技术比喻为开启人类小康社会的“阿拉丁神灯”,随着打通各种币种、链区以及传统金融资产交易的公有链平台诞生,多元资产比特化化正逐渐成为现实能为人工智能提供开放大数据可控化的智能合约、矿机加速,哈耶克所预言的货币、自由资产的时代,以及人们投资与交易资产未来会和现今网购一般便利,一定是基于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共赢互基础上

作者: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科技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