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8-13

文|李星

公众号|靠谱的阿星

任何流量平台都希望自己能在站内做出一个推荐榜单,以此让用户获取到最热门的内容。从百度的搜索优化开始,就有苹果App store以及一些应用市场做热门搜索推荐,以致于除了SEO以外现在ASO(应用商城优化)也比较火热。在知乎推出热搜之后,抖音也推出了“抖音热搜”;不过,人们谈起“热搜”时首先还是会想到“微博热搜”。上热搜已经成为了“热点”现象的一个标配和“火了没”的依据。但是热搜的“榜单”的公立性与商业化之间矛盾成为热搜产品绕不开的宿命。

1

微博这几年看似被朋友圈、抖音等轮番冲击,但作为国内最大的开放化社交媒体平台依然是很多热点事件的策源地。碎片化信息越多,网友就越依赖在热点信息中寻找共同的话题点,拥有3.92亿月活用户的开放化社交平台——微博自然这其中的“舆情战场”。

就和其他搜索引擎商业化一样,热搜也有自然搜索和广告推荐之分,微博在2017年总营收超77亿元,热搜是其中变现能力超强的明星业务。

据了解,微博热搜榜刊例价白天每4个小时一个时段,每个时段为65万元/天,黄金档(晚8点至次日早8点)刊例价为10万;购买热榜内容与其他自然形成的热榜热门内容虽混在一起, 一般处于榜二、三的位置标记为“荐”,而一般标记为“爆”的内容往往是微博上突发热点。此外,在热搜中还出现了广告赞助商的贴片广告。

(微博热搜上“爆”、“热”、“新”、“荐”都有讲究)

稍有点上网常识的指导,网络热度是可以“人工制造”的,市面上某些营销公司利用虚拟卡商提供手机号注册微博,大批量养实时号并加V认证,再调动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账户持续性地搜索客户想要的“关键词”,直到该词的搜索量达到微博上榜的要求;甚至为规避平台审核达到以假乱真的效果,营销公司往往会用两至三天的时间逐渐将话题推上热搜。

这些微博营销公司有个更熟悉的名字叫做“水军”,还能够根据客户提供的关键词或话题的冷热程度、目标排名进行估价,通常实时热搜榜一万至十几万不等,相比于官方刊例价低廉很多,成为新媒体营销的“灰产”之一。

2

现在抖音日活高达1.5亿,系统推荐的热门200万点赞背后可能是一条短视频千万的阅读量。看起来这家短视频UGC平台对朋友圈构成威胁,而在用户群体、运营模式、产品逻辑上,抖音却越来越像微博,以致有人认为,张一鸣实际上打的是微博。而推出抖音热搜之前,抖音似乎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以期成为微博热搜有力的挑战者。

首先,在抖音上的热门音乐、尬舞秀、原创音乐、原创原声都可以成为其他人原创的模板,并孵化为有网感的高赞内容;这些具备社交“传染”的话题可以为抖音热搜提供源源不断的素材。

其次,与快手没有搜索栏不同,抖音很早就引入了搜索功能,这样既可避开所谓“算法茧房”问题,又是对流量进行再分配。抖音并不想做去中心化的UGC平台,而是竭力成为最大的MCN机构,达人以后广告接单不经过抖音平台得到推荐权重就会下降,因而抖音搜索上线很可能是为其铺路的。

最后,抖音热搜不断制造热门话题让大家嗨皮下去的同时,也能为嵌入赞助方事件营销活动提供便利。随着抖音商业化加速,抖音上UGC“种草”推荐、产品测评、抖音同款等通过热搜都可以得到更加的流量展示位。

(抖音热搜截图)

3

微信在上线搜一搜之后也有“微信热点”,其实类似于做热搜了。目前没有做站内搜索的流量平台或许只剩下快手了。

快手创始人宿华认为,做搜索容易让用户头部化,快手希望能够构建起一个不需要运营、无须标签化的用户记录生态,不过快手只有一个,并且其在广告业务上相对比较滞后,主要是依靠直播抽成。

微博热搜的确导致了微博越来越注重头部效应,将流量集中在少数大V账号,而不是让草根用户所获取。笔者在知乎中搜索“热搜”时几乎都是与明星和八卦有关,今年年初耿直boy王思聪在微博上吐槽自己在30岁生日时有人买他的热搜来“挡子弹”;可见微博热搜的套路已经真真假假、难以分辨,无论是制造热点或转移视线都带着以资本挟持舆情的“原罪”。

热搜另一大弊端上把深度内容边缘化,很多精英的内容很难与社会草根、娱乐八卦的高流量相提并论,只能在专业圈层获得关注,而热搜榜单的内容更多是没什么营养的信息。因此除了滑向营销化、沦为操作工具的趋势外,热搜榜单没有分类化运营,完全以流量为衡量标准很容易丧失其客观立场。

前段时间国家网信办严厉责令微博整改热搜,减少娱乐新闻的推荐份额。但彻底改变很难,就像每当明星爆分手、出轨时微博就会重回大众关注主场一样,热搜不过是其中的反映,如果是纯手工编辑的热搜也就彻底丧失了流量榜单的意义。

热搜这个平台中意的广告产品,一面临的尴尬处境。那么抖音热搜会重蹈微博覆辙,还是能带给热搜哪些不一样的玩法?阿星认为:

(1)微博以碎片化的新闻资讯事件为主,而抖音是以短视频为主,这意味着在抖音中更多是演绎和娱乐为主,这是能够做出差异化的。

(2)微博偏社交文化,抖音偏社区文化。微博用户关注明星、大V的消息,估计在热搜区一起讨论热点,增长用户的沉淀时间;而抖音用户之间的关系链尚未建立,目前还只是点赞和评论互动,尽管抖音热搜能增加UP主的流量,但用户像微博那样参与门槛还比较高。

(3)微博已成功吸引了媒体、自媒体、企业及机构参与,而这正是抖音目前所或缺的,抖音在新闻资讯方面主要还依赖头条和微头条内容,只有内容生产端机构和自媒体涌入时其热搜价值才会真正爆发。

结论:

抖音热搜主要是用在营销事件的热度引导以及品牌赞助商在流量推荐上,商业变现能力目前虽赶不上微博,但是潜力很大!关于热搜的营销活动,“水至清则无鱼”,我估计平台也是睁一眼闭一眼,他们一直是贡献微博活跃度数据的“外援”。抖音做热搜实际上还是借鉴微博,而不是纯粹短视频平台的路数,目前抖音的流量红利是显而易见,未来是越来越多明星大V和MCN机构成为头部,并成为流量红利获利者;而热搜出现或许只是为抖音更好的整合大V铺路的。

作者: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哲学硕士,知名科技媒体专栏作家,靠谱汇创始人,CMO训练营导师,荣获2017年钛媒体年度作者最具人气奖,私人微信号即QQ:1598145405,欢迎勾搭

2018-05-03

短视频最火不过抖音,尽管从多方数据来看,快手的注册用户、日活用户以及上传短视频数量方面依然占据短视频的头把交椅。抖音作为后起之秀,汲取快手的机器算法推荐、UGC生产模式、泛娱乐平台的精华,在音乐渲染力、整体逼格、核心人群文化程度等方面属于“高维打低维”,比饱受LOW标签的快手更具话题引爆性和用户“秀一把”的欲望。并且抖音不是一个产品在战斗,头条短视频矩阵还有西瓜视频(PGC)和火山小视频(农村市场)一起挤压快手的上升空间。

如今任何意在短视频行业之中有一番作为的互联网公司都得面对抖音和快手在流量上“合围”的压力,似乎作为通用性泛娱乐化UGC平台通道已经被堵死了,只能往垂直化方向去深挖。如果我们回望抖音不断追赶和“逆袭”快手的过程,就会发现其初期“音乐创意短视频社交平台”的定位至关重要,抖音也是先做垂直再做大众。根据卡思数据提供的短视频垂直行业分析来看,目前处于蓝海市场的短视频方向有:音乐舞蹈、母婴、科技、财经、教育、汽车、旅游等等内容,其中多数领域信息量较大、更适合图文形式深度表达,最具表演性、强社交语言以及观赏感非“音乐”短视频莫属,这是被抖音验证过可以成功的领域。

从小咖秀、秒拍、美拍、快手再到抖音,每年爆红的短视频平台都不一样,接下来要想从众多的短视频平台之中“突围”必须借鉴抖音的优势,去化解其相应的痛点。目前以UGC为内容生产方式的短视频平台把“音乐”视为垂直突破口,还有微视、动次、音浪等众多平台的身影,这个短视频细分赛道竞争依然激烈,本文试作解读。

一、抖音并非不可战胜,在“音乐”方面还有很多文章可做

只用了不到一年半的时间,抖音就上演了用户从0到日活1亿的“速度与激情”。在抖音的“豹变”之中,可以说“无音乐、不抖音”,但是音乐一直扮演的是制造场景感的“配角”,而非主角。

首先,处在极盛之中的抖音试图成为微博那样的泛娱乐化社交平台,打造一个短视频自媒体的生态圈,音乐圈层有点小,承载不了抖音的野心。抖音起立之初营造的摇滚、电音、嘻哈等音乐元素,逐渐被“抖包袱”的笑料、段子所淹没,或许音乐一直是抖音的BGM式“调味品”,它能在用户自拍录制小视频时避免尴尬,增强带入感,但要明白,抖音并不是“玩音乐的”,其系统推荐之中更多追求内容的“好看”和“有料”,短视频的肢体语言模仿比音乐本身更重要。

其次,抖音的活跃人群正把“音乐人”、“音乐爱好者”边缘化。在抖音粉丝最多的是当红的偶像明星,比如迪丽热巴,其次是做MCN机构的网红,比如papi酱,再次是草根网红,比如高颜值的小哥哥、小姐姐,再次之的是成精的萌宠,偶尔爆款的创意或段子手随时面临着模仿,尤其是快手老铁涌入之后,抖音的内容面临快速水化。

第三、抖音的系统算法推荐把流量分配给了评论多、热度高的内容,形成了短视频内容的头部效益,而绝大多数用户或UP主由于缺乏流量“临幸”粉丝少、阅读量小,本来还可以分享朋友圈让朋友们点赞,因为处于短视频的监管期,在朋友圈的点播链接已经给切断了,因而大量长尾用户的流量本身是相当寒碜的。

(抖音中的音乐素材)

所以,尽管抖音非常强大,但是在音乐短视频社交平台的玩法上,还是存在相当宽阔的生长空间,这个机会是抖音“有大舍有大得”所让出的,就看其他项目能不能接得住了!

二、在音乐短视频赛道上玩家,以微视、动次等为例

在对标抖音的短视频平台之中,既有巨头扶持的项目,也有数字音乐资深人士创业的项目,他们本身抱着不同的目的,因而在产品定位上也截然不同。

(1)战略对抗头条系的“微视”

微视是短视频的鼻祖,在2013年就发布了1.0,却在2015年小咖秀、秒拍等短视频最火时候被腾讯废了,曾负责微视开放平台的徐志斌老师辞职去了微博易,他在此后的《社交红利》和演讲分享对短视频风口心心念念,微视停滞的这几年快手和头条短视频势如破竹。

尽管2017年腾讯对快手战略投资算是收之桑榆,但很快不站队腾讯的头条对快手的压制,让腾讯爸爸充满焦虑。短视频正在迅速接管微信以外的流量,以图文为主打的微信阅读模式在短视频天然的带节奏中已经失去了统御力。2017年8月微视被重启,马化腾召回微视团队为其打call“你们很重要”,腾讯内容产品体系开始迅速为微视导流“发功”。

据报道,微视在今年4月至8月将投入30亿元补贴对标抖音,按照短视频的热度进行分级明码标价,B级140元/条,A级500元/条、S级1500元/条。就像此前公众号火的时候,其他信息流平台做补贴吸引微信公众号大V发内容一样,如今微视不过是“依葫芦画瓢”。笔者刷微视没过几下,就看到之前在抖音粉过的网红,猜想应该是网红孵化器团队的员工,反正赚到这波红利大多数是职业MCN机构或以此为生的工作室。

在音乐短视频方面,微视的特色是视频背景乐、音乐素材和拍摄模板,由于是腾讯系产品,所以音乐上取裁于QQ音乐,免去了版权的风险,但也有着音乐质量有杂质的问题。但微视最大的问题在于,相比抖音,微视在产品逻辑没有做出突破式创新,走的是同样是泛娱乐路线,同质化倾向较为严重。

(仅仅从拍摄音乐素材上看,微视确实比抖音丰富了不少)

(2)专心玩音乐的社交平台“动次”

在音乐短视频之中把“音乐”作为主打,而非BGM的平台是动次,这是由原虾米音乐、酷狗音乐的高管为全球音乐发烧友打造的短视频社区,动次创始人&CEO杨宝成曾任阿里巴巴数字娱乐事业群综合渠道中心负责人兼虾米音乐副总裁兼天天动听副总裁,前酷狗音乐副总裁,该团队在数字音乐行业的积累,以及产品在音乐短视频社区的差异化定位,得到了资本市场认可,并且先后获得莲花资本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和创世伙伴资本领投、莲花资本跟投的数千万元Pre-A轮融资。

动次一改以往短视频平台的单屏上传模式,用户可以上传1至6段短视频,画面分格显示、声音混合录制合成为一个视频,多格上传作品同时也是其他用户的素材,用户可以随时随地的组CP、搭乐队,一起共同创作短视频。

(动次产品特点是多格化呈现,用户可以点击“共同创作”之后,自由编辑组队;技术亮点是能把不同的声音和视频画面合成在一起。)

笔者下载动次可以看到里面很多是民间的乐队、音乐极客还有一群音乐学校大学生,有才华的草根歌手,甚至国外友人等等,更有打赏、活动等社交玩法,算得上是目前垂直音乐兴趣社交短视频的清流。

动次的产品设计非常“另类”,比如用户看到一格特别有趣的短视频可以把这个短视频和自己的短视频合成在一起,用户可以组合“裂变”出不一样的内容,避免了短视频中模仿秀的版权问题,每个作品都可以由粉丝打赏。市面上其他定位于音乐短视频的产品比如音浪短视频更像用户自制MV,但缺乏用户之间的社交互动元素;网易云音乐一直试图基于音乐粘性做社交,不过主要以宽屏的PGC为主的短视频,一般UGC的用户参与主要是文字乐评上,而不是短视频真人秀。

三、音乐短视频社区如何从“小而美”不断壮大

除了流量巨头以外,其他创业项目很难一开始就做泛娱乐化通用短视频平台,现在短视频平台太多了,所以定位越是垂直、越是有特色,反而更容易产生“一根针捅破天”的效果。

在垂直短视频的生存阶段,如何发挥出音乐短视频的用户粘性、兴趣社交以及健康的商业模式,除了产品设计的创新外,还需要技术和运营上的内功。专注于音乐短视频社区依然有三大发力优势:

(1)兴趣标签驱动的算法推荐。在泛娱乐化的短视频平台对个人识别的颗粒度较为粗略,只能不断试探和屏蔽用户不喜欢的内容,逐渐加重用户喜欢的内容推荐度,比如在抖音的算法推荐之中,内容标签和人群标签进行组合推送,当用户摸清信息流的“套路”后,若不能再抬高兴奋阀限,就会产生腻味感。而在垂直兴趣社区之中,所有的短视频内容均与音乐有关,在搜索标签之中,按照音乐风格、歌手、乐器等相对细分的标签做算法推送更为精准,在音乐内容上更加纯粹,内容审核的人工成本要比泛娱乐化平台要低很多。

(2)做兴趣社交而非不泛社交。抖音平台一直试图做社交,比如产品启动时鼓励分享到朋友圈和微博、看“附近的人”的短视频等,限于抖音泛娱乐化平台注定是泛泛之交,而没有精神上的连接。垂直音乐社区更有“趣味相投”的沟通场景,再加上音乐本身是大众文化的一部分,此前全民K歌产品做(不露脸的)音乐社交,积累4.6亿用户量;而动次属于“露脸式”的音乐短视频平台,可以看到用户表情台风、表演过程以及表演乐器,随时随地开演唱会,互组乐队形式更容易拉近网友之间的距离。

(3)嵌入产业链式的商业模式。目前其他泛娱乐化信息流平台主要是信息流广告以及直播打赏模式抽成,音乐短视频社区通过为民间歌手提供展示才艺的舞台,吸引更多粉丝,打造个人IP;而平台为歌手组建选拨赛或经纪公司,发现一批有潜质的歌星,可以与音乐机构、唱片公司、音乐院校、演唱会等合作,在服务音乐产业链上,玩法也相对比较丰富。

【结语】

短视频平台经过几年的发展逐渐进入到瓶颈期,用户渴望在综合娱乐短视频之外,还有更有趣的、玩出新花样的垂直平台出现,以用户音乐创作为主的视频会是今年短视频行业的亮点。音乐短视频平台是线上音乐与短视频融合的新物种,在粉丝精准度、兴趣社交、助推数字、音乐产业的潜力巨大,和产品的用户体验、运营推荐等方面能否达到抖音的水准,是当前短视频行业能否朝着个性化、专业化进展的关键。

作者资料:

靠谱的阿星(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靠谱汇创始人、科技媒体专栏作家,CMO训练营认证导师,获2017年钛媒体年度作者「最具人气奖」。

2018-04-23

去年头条的新闻一度被停顿整改的只剩“微头条”了,阿星就表达个这样一个观点,今日头条的核心业务是短视频,与其做资讯端涉及价值观麻烦,还不如把新闻业务全砍了,专心做短视频,不过那时候抖音还是一款拦截快手抢一线城市抢年轻用户的防御性产品,如今的抖音是头条当之无愧的“头牌”,享受了其他流量产品难得的“殊荣”,分享朋友圈的链接给咔嚓了,内容在监管之下也得以很大的净化。

用户中了抖音“瘾”的症状表现为,晚上几个小时啥都没有干,葛优躺着刷抖音,乐呵呵的,根本停不下来,生活压力比较大的人士还伴随虚度光阴的负罪感。高逼格的内容、恐怖的用户时长已让微博和微信产生了紧迫感,抖音能否像“双微”那样坚挺,还得取决于它两点:

(1)能否让大V们赚到钱,就像微博上的段子手、微信上大V那样成为新的红利才行;

(2)企业有没有批量入驻其平台之中,成为生态一部分。

万能的朋友圈里有人举义旗弃公众号、玩抖音的10万+,可以说是头条的“猪队友”;也有大把安利如何在抖音里运营、涨粉的知识付费教程,卖得还很紧俏,割了一大把韭菜。可以预料,抖音与其他头条系产品一样,跑得最快的商业模式还是信息流广告模式,所以追逐抖音风口应该明白定位:平台吃肉时,自己可分一杯羹就好。

一、别指望头条像微信那样做雷锋,钱肯定是平台自己先赚

头条公司名称叫做“字节跳动”,这是一个家银行账户里广告费不断跳动的公司,在****独角兽三雄中,头条是流量最大、最早占据掌握广告摇钱树模式的公司。与QQ、微信的商业化探索滞后并且羞答答的不同,头条系产品是以机器算法驱动广告精准投放,无论是此前的西瓜视频,还是炙手可热的抖音均是从一开始就植入信息流广告。

抖音的广告变现方式信息流广告(软广)+App开屏广告(硬广),硬广开屏一般大概是每天20多万,而我之所以说短视频信息流广告是软广,就是它一条伪装成和其他内容一样,其实用户体验比其他广告形式好很多,还是感谢2016年9月颁发的互联网广告新规,不管伪装的多么像用户内容的视频,都得显目打上“广告”字样。

目前抖音的信息流广告费用大概是每千人成本(CPM)是200多元,如果按照一条浏览量100万人次算,甲方支付20万元,参照公众号里的报价,感觉性价比还算厚道。目前还不清楚抖音会不会像西瓜视频那样在每个作品尾部再插入硬广,要那样的话,体验就那么爽了。

(划开自动播放,是新兴的广告创意视频,@品牌名称也可以涨粉)

笔者发现,在抖音首页推荐中平均浏览每十五个视频左右,会出现一个广告短视频,对头条来说已算相当克制了。头条把信息流广告与落地页引导结合的比较好,大多直接导流至应用市场下载App,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刷抖音,系统给我推的最多的还是游戏广告,左手长按可以不喜欢减少推荐,这点体验强过很多平台。

除了打广告以外,抖音的盈利模式是直播打赏抽成,去年火山小视频和快手都是这么玩的,快手直播打赏一跃超过营收的80%,无论是按五五开、四六开、还是三七开算,抖音肯定是不会错过做直播模式的,由于央视对快手的多次批评,使得抖音在做这块业务时显得如履薄冰、畏手畏脚。

二、抖音还不是明星的接单渠道,草根大V变现途径比较多

先来聊聊抖音为啥会让广告主喜欢。

有人曾总结抖音上各种套路,美女扮丑欲扬先抑、“别人家的老公”、以及“确认过眼神”、cilici、海草舞等魔性伴奏,抖音设置和更新用户参与感的模板运营能力较强,避免了用户拍摄尴尬,相对于快手那样的原生态,抖音有更强的逗比风和戏精范。

抖音让用户上瘾的机制是开启用户的浏览奖励机制,让他们相信“下一条更精彩”,不停得刷,按点赞红心,因而抖音上精选流量极大,经常能看到点赞百万、评论数万的短视频。系统根据评论和红心数进行机器推荐有点“智能运营”感觉,我觉得这是抖音做成功的地方。

因而抖音这种场景相对封闭、很少有碎片化信息干扰、流量如此之高,很容易成为广告主的新投放地,对自媒体的确是波巨大的变现福利,当然达人得有网感、才华、颜值在线,门槛并不低。

(1)从微博迁移过来的明星大V们

狗年春节前,抖音在其他互联网公司放假时做了一波明星营销,当红一线明星给用户发抖音红包,我觉得这是抖音与快手拉开差距的分水岭。明星与网红不同的是,他们在哪个平台都是有一大票粉丝。

截止4月23日,迪丽热巴在抖音作品仅4个、粉丝高达2779.9万;何炅在抖音2393.9万粉丝,陈赫粉丝2717.8万,点赞均在2000多万个以上,给网红大V撑点颜面是papi酱,粉丝数达1261万。明星在抖音还没有接广告,可能与明星代言的复杂手续有关,而微博易已显示了明星的报价,但成交率比公众号、微博差太多,还处于明星大V还尚未开发的流量宝地。

(抖音大V有报价但被约次数低,微博依然是明星广告营销的主场,迪丽热巴比关晓彤抖音粉丝多一倍,报价却低了37万,估计延续微博的一条的报价,数据来自微播易)

(2)抖音平台的草根大V接单和盈利模式

有的是广告主直接联系达人,有的是通过抖音平台推荐,广告一般以软植入为主进行短视频内容营销,尽管平台系统推荐流量最大(以平台自己接的广告为主),而达人发出的内容在关注中看到,曝光率也较高。据了解,粉丝数达到500万以上的抖音大V,广告费可超百万,以下是网络流传的一张报价单,作为参考。

(应该是3月份旧图,列表中大V粉丝涨了不少,价格该也涨了)

品牌商在电视上的广告也是以15秒为主,只是在拍摄时需要以竖屏为主。目前品牌主找大V合作更愿意找一些垂直内容的深耕者,粉丝画像更清晰,合适打广告的场景主要有美食、旅游、游戏、播音、英语口语教学、音乐表演等展示型短视频KOL。

更类似抖音最多的恶搞类草根大V专业性并不强,比较依赖与抖音平台的整合营销合作,自3月26日开始多个百万级的抖音号中出现购物车点击后直接导流至淘宝,类似抖音达人成为了淘宝联盟中能够获得返佣的“淘宝客”;而抖音反而扮演类似广告公司和广告渠道于一身的角色。

另外,在草根大V在接不到广告订单时,主要是靠直播争取粉丝打赏收入,在抖音直播间所赚的“音浪”越高,达人的提现额度越大。阿星认为,目前抖音是所有直播模式的平台之中,唯一有可能摆脱荷尔蒙低俗刺激以及公会与职业网红合谋骗用户打赏的平台,用户正是厌倦了网红脸,才觉得抖音有趣的。

三、抖音企业号尚未出现爆款案例,商业传播缺乏“正经”场景

抖音希望与“双微”看齐,尽管有流量红利,还得让企业主在抖音生态中来玩,只有所有的公司和机构开通了订阅号、官微那样开通,抖音的江湖地位才真正得到认可。也正是由于企业号的内容功利化、可读性差,才使得他们要在平台和大V那里打广告获取流量,这点微信最为突出。

尽管短视频往往比图文的阅读门槛低、流量大,但区区15秒中能否达成品牌识记、情感认同甚至销售转化呢,难!再加上缺乏文字信息高密度输出,深度内容传播受限,对企业来说,并不能算是流量红利。

阿星发现,360安全浏览器、百度地图等员工开设了官方认证号,并没有得到抖音平台很好的扶持,其他有美女员工的品牌部可以试试,但不要太当真了。举个例子,adidas neo邀请了郑恺、易烊千玺、迪丽热巴等众多明星拍摄的竖屏广告片粉丝仅123.7万;小米发了55个视频,粉丝111.4万;支付宝专门发防骗小视频粉丝为36.6万;这些算是与抖音有过合作的企业号中的大V,其实并不算爆!

抖音吸引企业主看中的是企业号有新媒体运营专门负责,内容输出相对比较稳定,而企业多一个平台发视频广告也挺好,但是抖音本身不具备to B的基因,企业号在抖音很难有声量,调性不是很搭,不值得投放太多精力运营。

结语:

作为一款泛娱乐化小视频社交产品,抖音的盈利模式以广告流量变现、直播打赏为主,这使得一些抖音达人可以享受粉丝经济的红利,趣味小视频也使得手机短视频广告有了新的创意形式,不排除未来会有现象级的抖音广告案例和特别受广告主追捧的大V出现。至于企业主嘛,我觉得还是对企业号不必抱太大希望,企业就是给平台和大V们出钱的命!了解到抖音在上线防沉迷系统,这家平台的盈利模式决定了只能想办法让用户延时停留在App内才有更多广告曝光,如果按按产品让上瘾就得治疗的话,最该做防沉迷系统的,应该是微信,越是性冷淡的产品越是活的稳,不知道热情奔放的抖音还可以火多久。

作者:靠谱的阿星(李星),文染亦有贡献,公众号:靠谱的阿星,靠谱汇创始人、科技媒体专栏作家,CMO训练营认证导师,获2017年钛媒体年度作者「最具人气奖」,个人微信即QQ号:1598145405,欢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