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8-05-09

这几天有朋友在群里@我对《腾讯没有梦想》文章怎么看?我发微信语音说,照一般的常理,写的越长打开率越低,传播量越小,这篇深度稿写了1万字在自己的公众号里里阅读量就百万+,除了第一波冷启动的粉丝外,科技圈自媒体人的加持不可忽视(看看“朋友留言”就知道了,评论盛况堪比群聊),爆款裂变的根源可能是:大家在腾讯的平台上玩,日用而不知,腾讯又是家如此强大又低调到神秘的公司,以致于有人希望读到这家公司弱点或缺陷,有种“屌丝心态”在作祟。

此前针对鸿鹄志的热点,我曾评论:“每一个热点都会将社会舆论快速撕裂成碎片,有的说黑,有的说是白,有的说其他人都错了,黑就是白,直到把普通人整成SB、下一个热点再出现一轮循环。”其实这回也差不多是一波三折,尤其是关于疑似马化腾回应的“截图罗生门”事件荒诞收场,实际上已涉及媒体与微信传播的关系和微信聊天自身易造假等问题。

一、头条虽猛,对腾讯核心业务还谈不上威胁

腾讯高层对此文的态度值得玩味的,基本只有各种流传的截图在表态和反馈,这本身是对自媒体内容最好的肯定。不过,如果作者和boss深交不错,可以私下沟通下想法没必要递“万言书”;要是没有深交,也不是腾讯系的人,是很难保证客观的。腾讯这家公司感觉连脏话的都不骂出来的那种,但我向来觉得“忠言逆耳”这事有点坑爹,要知道你不是魏征,对方也不是唐太宗,给组织的尖刻建议似乎私密一点更合人情。

此文的传播效果和X博士那篇diss快手low套路还是有些像的,行文开头就给腾讯定性,“产品和创新能力不行了”等等,其依据是“头条在信息流和短视频这两个领域大获成功,腾讯没有做出色产品”“头条已经是互联网流量第二的公司了,腾讯怎么不思进取呢?”“内部赛马机制盯着KPI,废掉那么多项目却废掉了好项目,偏偏把战略级的微博和微视砍了!”

(文章虽有1万多字,开头是精华,直接给腾讯定性了,可能是作者担心读者读不完先下结论,并且还重复写了标题)

笔者在信息流和短视频写过不少稿件,对这两块还算有些了解:

(1)关于信息流,天天快报就有做,也不算差吧,并且各家现在都有信息流,头条如果说自己是信息流老大,百度要不爽了;并且腾讯投资的趣头条正在接管了不少头条受严格的内容监管之后的漏掉的草根流量。

(2)至于短视频的头把交椅,从各种数据来看目前依然是快手,抖音目前追赶快手速度很快,能不能追上在年底前还是未知数,当然头条是抖音+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三大产品合围快手综合实力确实最强。

(3)抛开现在各家都有自己的信息流和短视频不说,头条是否是用户流量第二大的公司,估计很多公司会一脸懵逼了,但我觉得腾讯压根不会care,一个微信就占整个移动互联网用户时长超60%,还不算安装量TOP10中的QQ、QQ浏览器、应用宝、搜狗输入法、腾讯视频等一大堆产品,移动互联网很多垂类的马太效益讲究一家独大,只有第一、没有第二。

(4)头条对微信之外的“泛娱乐”流量是有吞噬的,如果说抖音能对腾讯的社交关系链有冲击,那就有点想多了。我此前有文章分析抖音没有文字传播的严肃的场景,老板们不玩抖音,企业只是出钱的命,很难像做公众号那样卖力运营,其实,抖音在社交关系链方面的潜力还不如做职场社交的脉脉,微信有支付、通话工具,还有兼容家庭和工作的场景,你可以卸载抖音,能卸载微信吗?

张一鸣在朋友圈转发的是曲凯老师写的《谁说腾讯没有梦想?》,并评价这篇写得“中肯”,这篇文章就是怼潘乱老师的《腾讯没有梦想》,网友评价:“求生欲极强”,而在抖音与微视之间爆发公关战之际,大佬们的截图依然是双方拉锯的主要信源。

(双方一副忍你很久了的样子,截图来自朋友圈,欢迎认领)

二、真假截图疑云,却暴露了微信的产品致命弱点

以前我以为腾讯最不需要做媒体公关的,所有媒体都在腾讯的场子上开公众号,结果我这几天发现,在腾讯的场子上搞事情,腾讯一点辙都没有,因为腾讯要表现出开放和大度,说腾讯没有梦想,类似于说骂它和咸鱼有啥区别一样,但却受到腾讯高层的回应,这就是行业深度分析的力量。自3Q大战之后,腾讯公关才是真正的“刀枪入库马放南山”,腾讯公关要么闷着不发声,一发声就让那么多没有核实信源的媒体陷入尴尬。马化腾以后要在朋友圈有个什么动态和评论,媒体记者想使劲转的时得质疑了,“这张截图是不是假的,我得去求证一下”,假作真时真亦假,公信力总会被一次次“狼来了”消磨掉。

腾讯真正担心这篇文章中对腾讯是家“投资公司”的标签会影响用户心智,虽然腾讯的商业模式是游戏和投资的高额利润才能支撑起亿万国人使用腾讯免费的产品,但他们不想被贴上“投行”的标签,正如不想被贴上“游戏公司”标签一样,毕竟在企业的话语之中“投行”是属“资本家”的,主营业务才是“实业”,很多文章分析腾讯是中国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别忘了腾讯也是中国的Facebook和迪士尼,如果被归类是资本机构,而不是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赋能平台,那么腾讯自然就没有资格牵头去落地“互联网+”和“数字中国”战略。意识到了这一层,腾讯才终于祭出杀手锏:“微信聊天截图是假的”。

类似微信假截图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前年就出现过记者与雷军、周鸿祎、余承东等大佬之间的伪造微信聊天截图,内容涉及乐视供应链资金链断裂,最终在微博大V的声讨下转移了注意力。去年,朱啸虎和马化腾互怼的截图被传播后,朱啸虎就抱怨微信朋友圈互动的保密性太差了,建议开发阅后即焚的功能。徐小平老师在群里号召所投公司创始人all in区块链,文末特意加了句“不许外传”,便以极短时间内天下皆知,后悬赏比特币追究未果。在微信封闭社交链之中,耳语秘言八卦传播速度极快,截图的像素都转糊了,这次腾讯公关总监的表态,也是媒体人截图之后传播的。现在似乎还滋生出某种坏风气,某些自媒体人抢着去截大佬发的朋友圈动态,以证明自己和某企业高层有联系!

我之前调研社群里的朋友为啥不爱互动,有几个小窗聊天告诉了我一个非常震惊的答案:“现在不敢在微信里和人深聊,动不动被截图发朋友圈,实在太可吓了!”我也记过有媒体群里讨论行业内私密时,群主再三强调不许截图,发现后永久拉黑之类的警告。国人的用户隐私概念淡薄,以致于好友之间聊天的记录截图是完全自然的事,也难怪人们追着截图当新闻看,放在新闻业之中,不得说是种悲哀。

(来自虎嗅24小时,获作者授权引用)

笔者认为,在《腾讯没有梦想》雄文中,并未提供关于腾讯软肋的崭新论点(诸如AT之间的冷战思维、流量+投行是蜜糖也是砒霜、左右手互博等相关的深度分析一直都有),作为中国互联网的“水电煤”和“流量策源地”,自然不会有什么硬伤的,而腾讯的弱点却在后续关于截图疑云之中暴露无遗。人们发现,竟然还有人敢假冒马化腾聊天,而且无须多大的技术门槛、效果又极好,那个神秘的zen还得不到腾讯官方的追究,这开了一个极坏的头!我针此事,发朋友圈感叹:“微信终将毁于截图”

如何跳出公关对微信截图的过分依赖呢?阿星觉得办法多得是,就看腾讯想不想用:

(1)现在“企业微信”里头的公司群截图会显示出个人的名字,谁还敢截图!?

(2)据说阿里系内网截图流出,掩藏在页面代码能够溯源,相应的技术腾讯肯定也有。

(3)在发送朋友圈时或转发时,图片自带自用户昵称水印,可以增加截图传播的成本,让人有所顾忌。

(4)腾讯高层可以到微博上表态或公告,干嘛非要用朋友圈制造信息获取壁垒呢?如果不发新浪微博,可以发腾讯微博啊,虽然产品停服了,还可以用,去年谢杏芳原谅林丹发腾讯微博效果也挺好。

(5)可以像微信官方认证号推小程序消息,反正腾讯官方认证的号那么多,总有能用得上的,要是觉得内部沟通不快捷,马化腾何不自己开个认证公众号呢?!

把截图负作用的降低,不仅是为了规避危机公关,这涉及到还能不能好好在线聊天的问题。

阿星说:

本来想发个短评,就事论事费了太多笔墨,很多明白人选择不说话,我的一个朋友评论道:“赚着几万钱的人为赚着几千亿的公司操碎了心”,还有人说,“腾讯公关太搞了,腾讯是不是反应过度了”。我的基本判断是:像我这样没买过一件游戏装备和超级会员的用户却免费使了这么多年的腾讯系产品,就不能说人家没梦想,微信小程序可是奔着“连接一切”去的,而这样不着急变现、以生态流量赋能的平台依然是最值得尊敬的产品,而微信截图才是它最大的BUG,关系到大伙还能不能在微信上愉快玩耍,至于修不修补,他们站在那个高度上的自有考量,外人何足道哉?用户可以等。

作者资料:

靠谱的阿星(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靠谱汇创始人、科技媒体专栏作家,CMO训练营认证导师,获2017年钛媒体年度作者「最具人气奖」,个人微信即QQ号:1598145405,欢迎交流

2018-04-11

很多公司融资也没有什么声音,B轮估值15亿美金的“趣头条”的确让那些“五环以内的人”很震惊,人们是这样议论的:“知道不,就这样low的内容加上网赚模式,就成腾讯系的独角兽啦(捂脸表情)!”人们对这家新兴创业公司陌生而惊奇,它实力究竟怎样?在资讯的红海,网赚模式背后的逻辑是什么?它能否成为今日头条那样的公司?

一、趣头条还算不上是“资讯端中的拼多多”

趣头条很容易被解读为“资讯端中的拼多多”,这两家公司给人印象非常相似:目标用户是以三线城市以下、对价格非常敏感的群体为主,其产品或者内容并不见得就比存量互联网资源要好,但凭借简单、粗暴的模式获取令人恐怖的草根流量,都成了腾讯爸爸的干儿子。

不过,从体量上看“趣头条”与“拼多多”还不能算做是一个级别的,或者说,把“趣头条”比作“拼多多”,是太小看拼多多了。

趣头条在融资时注册用户是7000万,而其创始人谭思亮在4月初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在3-6个月内的小目标是,尽快让日活突破2000万”,而拼多多注册用户是3亿,在艾瑞指数上日活数据1.57亿。还要考虑到,购物App的打开率一般远远低于资讯App的,二者之间的差距可见而知。

(来源艾瑞指数,拼多多成为流量第3大电商,趣头条在资讯端中是10名左右)

拼多多在电商消费人群上超过京东一半、接近淘宝三分之一,而趣头条并没有在人们阅读资讯上拥有如此强势覆盖率;因而把今日头条称之为“资讯端的拼多多”似乎更恰当一些,而今日头条正式是趣头条的奋斗目标。

今年,趣头条引起投资人注意的是其DAU(日活流量)同比增幅今年年初能进入App产品前十,毕竟在一堆模仿今日头条的资讯端之中,诸如创头条、军事头条、财经头条、房产头条等等有很多,只有趣头条跑出来了。

趣头条与拼多多其实还是有本质区别的,趣头条是一款用现金激励鼓励用户Kill Time(打发时间)产品,而拼多多实是以合买形式让用户省钱(Save Money)平台。趣头条的运营指标看的是用户日活跃度,而拼多多看的是用户成交量,所以,趣头条在想办法唤醒用户打开方面比如发短信、朋友圈收徒等方面更为迫切。

(左图为趣头条唤醒用户短信;右图为分享拉人奖励)

在信息爆炸年代可能最不缺的就是资讯了,除了微信、信息流平台、媒体以外,很多工具产品之中也有接入了内容以延长用户时间。可以说,资讯本身并非是用户的刚需,趣头条在内容这条赛道上的终极形态就是头条,并几乎无机会在移动“注意力”方面垄断地位,趣头条对于资讯端格局重塑力度上也将远远没有拼多多在电商领域彪悍。

二、趣头条的运营精髓:把贪小便宜的人性通过产品量化

趣头条另辟蹊径地把用户的每一个行为比如阅读了多少次、评论了多少次、停留多长时间、分享了多少次、唤醒了“徒弟”(下线)多少次、绑定微信了没有、去朋友圈晒收入没有等通通量化为用户相应的积分和收益。

在趣头条的资讯端中除了用相当夸张方式(比如模仿微信转账和红包设计)提醒你又赚了多少,还鼓励用户分享给微信和QQ好友自己又赚了多少,正如趣头条的slogan“让阅读更有价值”,很明显这里的“价值”目前你所阅读的“精神价值”,而是让用户能边刷边赚。在趣头条的产品逻辑之中,不贪图便宜的用户,才是无效用户,就像成功的微商那样,不是TA的目标客户的人已经把TA拉黑了,剩下的人都是精准用户。

至于趣头条对人“贪图便宜”的钻研,我觉得实在是没啥好批判的。占小便宜,每个人嘴上说不,身体很诚实。在电商购物中同样的商品一边包邮一边不包,你选哪个;在京东、淘宝甚至一些海淘App不也是每天发优惠券提升转化,难道就没有“五环内人群”吗?在高大上国家会议中心,这边展区送鼠标垫、送U盘,另一面是美女举牌啥也不送,往往美女会被晾在一边。最近有个小程序比较火,按分享的图片二维码什么的,自动填电话和地址就能得到一个数据线、书、面膜什么的,至于发起人是否发货就看良心了,这是我目前见到过的最低成本获取真实用户数据的办法。

对很多富人来说,他们最贵的是时间,贪小便宜浪费赚大钱的时间;而对于大多数普通人来说,他们的时间根本不值钱,甚至他们唯一能够支出的成本就是时间。趣头条让用户以自己的活跃度换钱的做法也并非原创,3年多前边看广告赚钱的网赚模式比如秒赚、TEL电视广告等就做过,当趣头条把广告内容变成了草根资讯之后就引爆了。

(这弹窗设计让多少程序员汗颜,点击去发现不是真红包)

没有“贪嗔痴”就没有风口。从2018年第一个风口直播答题开始就能嗅到平台烧钱,用户为了赚钱去问答投身到问答中乐此不疲;之后的区块链火爆呼应此前“炒币”暴发,在“赚一笔”的最大共识中凝聚;再到拼多多模式、美团打车补贴战等无不有着“贪便宜”的影子,人们只是贪的形式、规模、对象不一样而已,趣头条无疑在阅读领域把“贪小便宜”进行到底了!

三、趣头条对标头条的优势和挑战

从估值上看,趣头条不足今日头条二十分之一,去年信息流大火的时候,“六大门派围攻光明顶”还让头条越来越强大了,趣头条对头条实在还没法构成威胁,不过,趣头条依然有向头条叫板的底牌。

(1)抱腾讯大腿

据说腾讯给趣头条估值是直接按其IPO前的30亿美元算的,并且微信和QQ是趣头条的流量池,这等于既给钱,又给用户。鉴于微信本身是所有互联网产品之中渠道下沉最深的产品,趣头条既能免除被微信封杀的厄运,又可在极短的时间内低成本获取大量三线以下真实用户。

目前用户“杀时间”跑到微信和QQ以外的场子去了,腾讯的“头条焦虑症”爆发了,在自家的信息流产品不给力的情况下,能否用头条那样从草根资讯内容起家最终做成一个综合内容平台的方式打败头条?成为权宜之举。

不过,趣头条的内容转发在朋友圈内却微乎其微,“收徒弟”只能做一个层级,在微信规则之下拉用户不能搞三级分销,腾讯提供了渠道,能否最终洗成自己的用户,就看趣头条自己争不争气了。

(2)暂时监管真空

如果不是博眼球、接地气的内容,不太容易适应“趣头条”的阅读环境。对于一线城市媒体称其内容“low”,谭思亮做出过解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需求,你去帮他满足需求而已”,甚至“用户体验”相对于用户接触哪个资讯端来说是次要的。

趣头条的内容和三年前头条内容调性很像,标题相当于PC端上的迅雷、QQ弹窗的社会新闻更为劲爆。知识目前趣头条因为体量较小,可能监管排着号还叫不上,首当其冲就是头条系产品,从今日头条资讯端推荐首页的数次停顿整改、App下载关停、内涵段子永久关停、抖音主动上线防沉迷机制等等,都可以感受到头条正在以“猛药去沉珂”整治平台内容。

另外,头条本身用户体量日活破亿之后,在内容水准上承受更多的批评,而趣头条用户与批评人群还处于二元世界,流量也算适得其所,老百姓总得有东西可看,相对比较安全,但永远不要低估网络监管的严格程度,目前形势来看,只会越来越严格了。

(3)硬广强势分发

趣头条之所以拥有如此高的估值,与今日头条的盈利模式跑通有关,趣头条看似给用户在补钱,但总能通过用户流量把广告费赚回来,趣头条做的是“流量生意”;再加上创始团队此前就是做盛大游戏推广,做广告流量变现生意是本行。

信息流广告是一条伪装的资讯内容,在头条中可以进行屏蔽;而在趣头条中,广告就没有那么遮遮掩掩了,也没有屏蔽的按钮,每在刷下一屏(大约5条内容)自动补上一个广告;更为奇葩的是,这些广告是在刷信息流时候会重复弹出相同的广告,直到你点开为止。

这种硬广模式,还是讨一些企业主喜欢的。目前百度和头条的信息流广告相对较贵,而趣头条既有信息流算法分发机制,靠网赚机制又能维持用户粘性,把用户导流进应用市场下载、也可以导进电商网站进行销售,性价比比较高。笔者点击了几个趣头条的广告,竟发现导入的是百度关键词搜索和百度推广,这表明趣头条成为百度推广低价采买的渠道之一。

从长远来看,趣头条也不可能总是用很多钱去补贴用户阅读,转型做内容粘性和算法分发是必然的,并且短视频才是最消耗时间的,相应的短视频广告在头条中已经比较丰富了,而在趣条的短视频广告还停留在贴图的原始阶段。目前短视频平台竞争激烈,以抖音为代表的UGC内容门槛很高了,而PGC内容的版权也需要花费巨额费用,趣头条如何弥补短视频内容生态的短板直接制约了其广告营收。

【结语】

趣头条的崛起实际上是把本来对资讯非刚需的人群,通过现金刺激方式拉回了,而笔者觉得“网赚”只是平台带假修真,先聚人,再聚内容,成为流量平台之后以广告盈利。趣头条的路径与头条非常相似,并且有腾讯的支持,但是趣头条能否拥有头条那样的技术基因和实力还得观望,至少从目前看来,其产品相对于其他已经很成熟的资讯端来说显得比较粗糙,但这并没有影响其是一个野性十足、生命力旺盛的内容独角兽。

作者:靠谱的阿星(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靠谱汇创始人、科技媒体专栏作家,CMO训练营认证导师,获2017年钛媒体年度作者「最具人气奖」,个人微信即QQ号:1598145405,欢迎交流

2018-01-22

1.Allen的无奈

张小龙在2018微信公开课对“公众号会不会做信息流”做出了断然否定,并为新媒体小编们贡献了一个好标题:“我都不知道什么叫做信息流!”众所周知,微信是有信息流产品的,比如“看一看”、朋友圈里定向投放的原生广告等,张小龙清楚信息流的产品逻辑并不适合微信生态。

当前绝大多数公众号打开率低下、活跃度下降已是不争的事实,不过微信还是一次次给了自媒体希望,比如2017年5月18日微信实验室上线的问“看一看”、“搜一搜”,很快又将要上线独立的订阅号App了。

首先来分析下微信的信息流成果“看一看”,基于订阅号庞大的内容生产者体量,必须用算法推荐才能做更效率分发,但限于当前日益趋严的舆论监管,“看一看”依然有编辑人工参与;加上微信要兼顾腾讯各个事业部的导流诉求,对自媒体而言,并没有起到显著提升阅读量和“路转粉”的效果,否则一些自媒体就不会在去年10月份幻想订阅号上线信息流了。

笔者鼓起勇气打开几次“看一看”几乎都在忙着点击“不感兴趣”,这种把用户此前以订阅形式排除(Pass)的内容进行推荐(Push),很难说是一种改善。

订阅号诞生四年以来,传播已高度依赖微信自身关系链,一旦引入信息流这一靠底层技术驱动的截然不同的分发机制,就会打乱好不容易生长出来的“信息岛屿”和蜂巢般的圈层,所以,不是张小龙微信不想做信息流,而是没法做!

2.腾讯基因

其实腾讯有信息流资讯端,如从腾讯新闻独立出来的“天天快报”,其内容蓄水池“企鹅号”是与公众号内容是打通的,并且还有手机QQ、QQ浏览器等强势流量分发平台,依然没有做成信息流的王牌,那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腾讯以IM(即时通讯)起家,十年前人们上网主要是在网吧,打开电脑首先想到是进聊天室,QQ客户端在用户体验做到了领先,后来Pony预见到网吧逐渐变成专门打游戏的地方,QQAll in游戏大获成功,这奠定了腾讯至今的商业模式基础:社交和游戏的双轮驱动

腾讯联合创始人张志东(Tony)曾在接受程苓峰采访时说回忆QQ创业经历时说,“小公司全部人都符合未来的一个点上,其能量就会大于体量、资金、团队10倍于己的所谓大公司,等到大公司能看懂时,小公司团队已经过洗礼,视野、能力都起来了,在这个过程里形成了腾讯的‘基因’。”

如今腾讯成为了大公司,基因继续发挥隐形而强悍的作用。去年的“王者荣耀”(“开黑”)、“绝地求生”(“吃鸡”)等爆款游戏都是依靠微信社交关系链进行扩张,给腾讯带来巨额利润。张小龙曾在2017年公开课中称小程序不会做游戏,今年公开课上玩“小游戏”是重点、是“正经事”。

不过,订阅号和小程序都不需要算法做系统推荐,自媒体或开发者依托微信提供的底层架构,按照市场需求或兴趣自由生产内容或设计产品,至于成不成,就看你的造化了,腾讯相信,总有一少部分能跑出来的,所以头部的红利固化现象严重,很难被打破。

“基因”有点“用进废退”的意味,当其他家全部人都“坐在符合未来的一个点上”,而这个点就是信息流,腾讯成为转身困难的“大象”也就难以避免了。

3.Feed流为何成为百度的核心业务?

微信垄断中文移动互联网流量的年头,正是昔日PC互联网霸主百度最焦虑的时刻。面对声势咄咄逼人的京东、头条、小米的冲击,百度瞄准的突破口正是腾讯系所最薄弱的信息流。

“手机百度”作为百度不断聚焦资源的终端,在2016年6月百度在简洁的搜索框首页上线了“Feed流”,对优质内容生产者运营“百家号”给予流量和资金的双重扶持,以壮大内容生态,甚至有报道称百度内部是以“破釜沉舟”决心押注信息流的。

在BAT之中,百度连接信息、阿里连接商品、腾讯连接人,如何更高效分发信息是百度的老本行。

搜索本身是用户主动发起的明确需求,百度占PC端和移动端80%以上市场份额,沉淀了互联网行业最丰富搜索大数据和最清晰的用户画像体系,此前百度主要是做抓取和呈现网页内容;在引入信息流之后,就可以向用户做内容、服务的“推拉结合”,既可“人找信息”,又能“信息找人”。

在过去一年,手百用户量级和“千人千面”效果已超过头条,截止2017年11月,百度信息流月活用户超过6亿,迫使头条不断开更多的产品线,以避开与百度的正面竞争。

做信息流的优势在于平台握住广告流量的钱袋子,微信的绝大多数广告流量收入流入给了大V及头部自媒体,只能靠游戏增值服务和腾讯广点通进账。百度做信息流的动力还在于搜索广告盈利模式能与信息流广告进行无缝对接。本来信息流广告的前提是精准投放,对用户而言是一条有用的信息(内容)。

财报的反馈立竿见影,2017年Q1百度营收168.91亿元,同比增长6.8%;2017年Q2百度网络营销收入为178.83亿元,同比增长5.6%;2017年Q3财报显示,营收为235亿人民币,同比增长29%,其中,信息流以第三季度业绩为基准年化超过10亿美金。

如果张小龙说“我都不知道什么是信息流”,彰显的是微信让用户免受打扰的偏执;那么对信息流持开放和拥抱姿态的代表人物则是陆奇。有媒体报道,陆奇在执掌百度具体业务后,把“信息流”划归为“主航道”之一,并由多个明星产品矩阵作为其“护城河”。

4.信息流是AI前奏

微信订阅号App既已决定不涉足信息流,对用户而言只是对已关注订阅号更全面浏览;对自媒体而言,是手机端写作和自主运维体验升级,但是微信不会赋予其触摸“风口”的机会,微信要做的是守成。

尽管Feed流在不同平台上由于算法技术、内容沉淀、用户流量的差异,其推荐体验良莠不齐,但是信息流作为革新技术力量,会很快除微信外流量平台的主流;如今,信息流玩家形成了百度及众多独角兽公司“一超多强”的局面。

订阅号是“成也图文、败也图文”,如今信息流的主要应用场景已转移至短视频、小视频等形态,订阅增粉不再是运营者最在意指标,盈利也并非软广模式,而是广告流量或直播打赏分成,因而更加依赖平台的算法推荐带来更大曝光率。

做不成信息流,让腾讯错过短视频风口,只能战略投资快手;与此相反,信息流的积累和突破,让百度在2017年上线“好看”短视频之后,日均短视频播放量超过2016年百倍以上。短视频流量竞争说到底比拼的是谁的“兴趣+搜索”引擎技术更好。

短期来看信息流跑的是现金流,长期来看是AI应用活跃场景,用户在看信息流内容时,实际上也是机器深度学习的过程,只有当机器越来越懂你的时候,信息流内容和产品才会愈发“聪明”(Smart),而这个前提是用户的高频交互,可见,信息流技术壁垒越来越高。

写作本文时候,笔者了解到“手机百度”将在1月25日上线后更名为“百度”;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登上《TIME》杂志封面在朋友圈刷屏,这或许是百度市值冲击千亿美金市值的信号,信息流应居一功。

信息流是百度发挥搜索存量优势,做好AI业务部署的衔结的枢纽。目前,手百已接入了智能语音识别(度秘)、智能图像识别、数字营销等技术服务,未来有望百度AI两大战略抓手——DuerOS物联网系统、Apollo自动驾驶系统也有望接入到手机百度之中,将延伸更多的生活场景,扩充移动互联网的边界。

结语:

腾讯的基因是“IM+游戏”,所以微信没有必要、也不用冒险去做信息流,而百度的基因是“搜索+AI”,信息流是必要的过渡。微信要做的移动互联网最好的工具,并以小程序延伸线下场景;而百度让信息分发更有效率,还要连接万物;二者之间的直接或间接竞争领域会更多,信息流无疑是一个重要筹码,对待这一未来节点的态度或许是分水岭。

作者:靠谱的阿星(李星)